news.png

新闻中心

贵州金元:我一天也不想休息
来源:贵州金元作者:袁虹日期:20.03.23

  "我一天也不想休息!"

  说这话的时候,老陈显得有些漫不经心,甚至连头也没抬一下,让人觉得他像是在跟谁赌气。但真正了解老陈的人,都会明白这是他心里的大实话。

  老陈是木担坝煤矿综合部一名后勤主管,已过知天命之年的他曾经担心自己文化少、年纪大,不够资格做一名合格的党员,而入党的愿望却始终压在心底难以释怀,最后还是在老党员的鼓励和帮助下,才鼓足勇气向组织表达了这份诚恳的愿望,并如愿以偿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

  入党后的老陈不会用口号和文字表达自己对党的忠诚,却坚持用实际行动诠释着一个党员的职责和使命。从写不完整一个假条、借条到能向领导呈上一份思路清晰的简单报告,从不会打字到能熟练运用电子表格建立后勤物资台账,他始终自我加压,不断努力提高自身业务素质。如今,坐在办公桌前的老陈已俨然一个管理干部的"做派"。

  然而老陈还真没有干部的"做派"。他负责管理的后勤队有20来人,比大多数机关部门的人都多,责任范围包括宿舍、澡堂、洗衣房、地面卫生等,这些岗位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除了工人,没有一个协助管理的帮手。平日里,除要保证这些后勤机构有序运行之外,老陈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打杂",整个矿区地面,哪里有个龙头漏水、哪个办公室灯不亮、哪个房间电视没信号等等、等等,他都要亲手去做,为此,他还专门取了一个电工证。老陈就真像是木担坝煤矿的"主人",无论周末、节假日,矿区总能看到他忙碌的身影。

  2020年春节,新冠肺炎疫情快速的在全国传播,还没有接到公司的工作安排,家住县城的老陈便敏感地觉察到疫情形势的严峻。疫情就是命令,他第一时间主动跑到矿上,正遇上刚开完防疫部署会议的领导,接到任务,老陈便立即召集后勤人员,组织工作分工、区域划分、购买器材、采购酒精、查阅标准、配制药品,仅用一天时间就把整个矿区公共场所的防疫消杀工作有序地开展起来。

  后勤员工大多是当地征地农户,为保证消杀工作符合标准,老陈每天都要到矿亲自为工人配制消毒液,并监督按量喷洒、消毒到位。特别是在县城交通封闭后,他坚持在往返近10公里的路上徒步到公司,多少个傍晚,总能看到老陈一个人在裹着棉衣在料峭的寒风中、在矿区通往县城的大道上踽踽独行。当地方防疫部门到矿指导消杀工作时,矿区淡淡的药味、墙上清晰的消毒记录表,让检查人员脸上露出了赞许笑容--木担坝煤矿的消杀工作已经走在了前面。

  老陈真的没有休息。在公司做好防疫基础工作准备复工时,政府要求实行封闭式管理,不让一个返矿员工离矿,这又交给了他一个艰巨的任务。平时住在县城没有宿舍的100多名员工需要在已满住的职工宿舍安排床位,这着实让老陈为难了。但老陈没有退缩,他一边按程序组织人员逐步恢复澡堂、洗衣房的正常运行,一边在公司领导的指导下,牵头协调各个工区,将没有返矿的职工床位临时腾出,重新换上被褥,安排给返矿参加复工复产的职工。仅用两天时间,老陈就完成了这一艰巨且看似不可能的任务,为公司顺利复工复产提供必要的后勤保障。看到返矿职工一个个拿着宿舍钥匙离开办公室,已累得满头大汗躺倒在沙发上的老陈露出了充满成就感的笑容。然而当最后一个职工从他手上接过钥匙离开的时候,老陈才想起,自己睡哪儿呢?一天都不想休息的老陈就这样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了一个星期。

  在后勤办公室看到正在沙发上整理毛毯的老陈时,有人好奇地问了一声:"陈哥周末也不休息?"他没有抬头,只甩出一句:"我一天都不想休息!"

  这让问话的人显出一些尴尬,但大伙其实心里都明白,老陈这决不是在赌气,疫情一天不结束,老陈就一天不想休息,这是一个共产党员的使命和职责。

您是第   位浏览者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